珍州诗社网站欢迎大家的光临!~~~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内容页

记忆肇兴

时间:2013年03月13日来源:本站原创作者:冯尧点击:
有时人像云朵,有时像风,就那么想飘起来,压抑不止心底的欲望,突然把自己扔进一列简陋的火车,滑向一个从未去过的方向,如果有一个目标,只是不孤单的借口。 列车进入黔东南,山势不再雄伟,秀气的山丘,茂密的植
有时人像云朵,有时像风,就那么想飘起来,压抑不止心底的欲望,突然把自己扔进一列简陋的火车,滑向一个从未去过的方向,如果有一个目标,只是不孤单的借口。
列车进入黔东南,山势不再雄伟,秀气的山丘,茂密的植被,自成小家碧玉的气息。连公路的两旁都那么安静,似乎没有被现代文明的触丝所感染,新新旧旧的苗族侗族同胞的楼寨,稀稀疏疏静卧于山林,那安详的神态,仿佛地球转动的时候,真的把她们遗忘。
侗族大歌以其特有的方式传承着本民族的历史和文化,我们难以想像,声音作为瞬时性的物质,竟然承担了这样的使命。侗族同胞有语言而没有文字,他们就这样用歌唱传承独特的自己。
普通话在县城成为一支奇葩,被包围于这个少族民族聚居地。似乎没有人确切知道为何这个县城里的人说着普通话,依稀有一个传说,古时候曾有一位京官被贬至此,传教生息,成为普通话的来源,真实与否,我们不得而知,对于历史,除了文物能佐证,那些飘过去了的时光,谁又能去还原它的真实?
生命的轮回,朝代的更替,外面的世界风起云涌,快得连一个转身都来不及。七百年的古镇,浅浅的河流,小鱼小虾轻轻的游动,河边洗衣的妇女,挽着裤脚或光着身子的三三两两的孩子,唤醒心底中那抹似曾相识,新织的土布条随风飘动,我无限的艳羡,怀着说话的冲动,走进一户人家——普通话或许可以走遍中国,可是,我却连质朴的侗寨都走不进去。没有文字的语言,如一层密实的面纱,令我无法窥视,哪怕一抹神秘!
河水越来越浅,寨子越来越安静,鼓楼还屹立着,人群早已散去,老汉们在桥上闲散着时光,时光悠悠从烟斗里飘起……
相关文章: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经有 人表态:

已有 人参与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秋天里与一只蝴蝶相遇去年的枫叶染红了整个秋天一只美丽的蝴...[详情]
《独立》主编发星撰文扫描当下重要民刊致信全国民刊主编200...[详情]
为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深圳读书月组委会和深圳报业集团...[详情]
孤山最先认识你是在一首唐诗那时天气咋暖还寒几只莺站在向阳...[详情]
我是一口小小的山塘沉默山坳为把大地守望你是山岚缭绕吻过我...[详情]
我从未为父亲流过一次泪即使我的双眸有泪为孤苦伶仃的老人流...[详情]
在没有我、你、他没有时间、空间概念的时候还没有睁开眼睛哭...[详情]
站在巍峨天楼山巅一条条公路啊犹如巨龙缠绕群山珍州儿女啊挥...[详情]
你说,他是人还是魔鬼不要因为这样我们就在墙垣的角落哭泣秋...[详情]
从很早以前就听过你的名字内心有忍不住的呼喊呼喊着靠近我靠...[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