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州诗社网站欢迎大家的光临!~~~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社方阵 > 内容页

何胜诗歌四首

时间:2015年07月20日来源:本站原创作者:何胜点击:
作者简介:魰贝,原名:何胜。贵州遵义人。2011年开始在《中国诗赋》《长江诗歌报》《正安文学》《左诗苑》《小河沿》《网络诗选》《中国诗》《中国当代诗卷》等杂志上发表作品。电话号码:1335125185地址:山东省济南

作者简介: 魰贝,原名何胜。贵州遵义人。2011年开始在《中国诗赋》《长江诗歌报》《正安文学》《左诗苑》《小河沿》《网络诗选》《中国诗》《中国当代诗卷》等杂志上发表作品。 电话号码:1335125185    地址:山东省 济南市 历下区 文化东路88号山东师范大学育才培训中心 邮编:250000何胜(收) 

邮箱:heshengpen@163.com   

                        

 

在北方

 

 

在北方,风吹着我的白发

在晚上,星缺月圆

我想念家,想念父亲

那是小时候

我还是在父亲肩上

他离开家,在北方

那时

我问许多关于北方故事

高大的白杨树

一望无际的平原,没有山

 

 

可是现在,我也到了北方

而今我老了

胡须从地里长出

如庄稼般茁壮

岁月在我脸上鬼斧刀砍

河流在我额头上弯弯曲曲

我的手上长满大地的痉挛

我知道自己老了

我的爱情也老了

 

 

我开始相信死后

我会变成可怕的木乃伊

变成肉泥,腐烂在土里

我相信

在北方,一首诗

是我孤独时的玩伴

是我梦里的蝴蝶

我来自于遥远的地方的

那里有温和的阳光

那里有湿润的春雨

那里的庄稼在肥沃的土壤里成长

小小的儿童

他们的眼睛很纯真

那是一个没有没人去过的地方

 

 

在北方,我四处飘泊,流浪

为了生活这张网

我变得麻木不堪

我慰问鬼神

我慰问大地

我慰问自己

我的肉体,只有放纵情欲

来证明我还活着

我的头还长在脖子上

 

 

在北方,我是一头猛狮

奔驰于原野

为了战斗,我假装坚强

我是一只鹰

飞翔于蓝天

抓住兔子

这些只不过是想象

在北方,我在一首诗里

我是诗里的文字,是诗里的意象

我为自己而思想

 

 

在北方

我可能是失败的英雄

不可能站在远方的山岗

我算是斗士

是诗人的雕像

我要终归黄土,像尘沙一样

我要把墓碑建在没有人的森林

让我有片刻的宁静

不想麻雀的声音把我吵醒

不想百花的歌声打扰我沉思

 

 

在北方

我是一位思想者

我要为今后出谋划策

我就是我

我就是和他们不一样

许多年后

我的诗能咏柳,能吟唱

我将告诉这个世界

我曾经到过这里,在北方

 

 

 

 

照片

 

 

多年未记起的人

在一瞬间

从远处的影子里我看见多年熟悉的面孔

尽管不能想象

可是原来友谊在那张白白的纸上记得格外清晰

我于是翻开日记而又在日记的字缝里找不出

我于是打开我脑袋的箱子

询问白发的老人

但都无果而终

多年未记起的人

我在原来最破旧的房子角落,找到你曾经穿过的童鞋

你是母亲和父亲爱情的结晶

最后经过分娩

而留在古村上唯一的人

我也在童年时遇到过你

那时我们还很年轻

都是光着脚丫子在地上匍匐的儿童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学说话的儿语吗

我依稀忘记了

那是在很多年前也是在最近

我在栽有兰花的瓷盆找到你

可你还是一如当年,我已经老去

 

五千年后还做诗人

 

寒冷的天空飘落下的雪花

砸断了,诗人肉体里的骨头

冷冷的土地上

我托着残废的双腿向前方拄着拐杖

在物欲的大都市

乞讨为生

路上,路人的眼睛里闪出的阳光

尖刀般的刺入心脏

他们投来的眼睛

如枪林弹雨

在我看来是,可怜,嘲讽和冷浴

我在绝望中闭眼安眠

众人在都市中穿行而过

我在都市中露出笑容

也在笑容中死亡

我想笑那些现在还活着而又自己躺在棺材里

埋进土壤里

已经死亡了的人们

我的尸体腐烂

在种植有荷花的公园里的污水里

公园里荷花是我的墓碑

五千年后

又重生,还做诗人

 

 

 

 

 

 

 

致母亲

 


我是母亲的儿子
我是她生养的
我的名字是母亲给我取的名字
我从小就跟母亲
父亲也是那年出去的
在遥远的北方
此后
我是个有父亲而没父亲陪伴长大的诗人
我写诗
用带泪的笔,写母亲

 

今天是母亲生日
在这节日之前
我也去了遥远的北方
这里有短暂的春天,炎热的夏季
但是,没有回家的马车

如今,她老了
她花白的头发
脸上如沟壑般的皱纹
我就是在她年老时出去的
她用泪花送我出家门
那是在长有藓苔的屋檐下
那是在我去遥远北方的公路上
那是我最热爱的水井旁

 

我走了
她两眼泪花
我是背着行囊离开的
我是带着泪和不舍离开的
我是带着沉重脚步离开的
我也是带着梦离开的
我走了
我远走了
我还看见她
在用颤抖的手擦眼睛

相关文章: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经有 人表态:

已有 人参与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秋天里与一只蝴蝶相遇去年的枫叶染红了整个秋天一只美丽的蝴...[详情]
《独立》主编发星撰文扫描当下重要民刊致信全国民刊主编200...[详情]
为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深圳读书月组委会和深圳报业集团...[详情]
孤山最先认识你是在一首唐诗那时天气咋暖还寒几只莺站在向阳...[详情]
我是一口小小的山塘沉默山坳为把大地守望你是山岚缭绕吻过我...[详情]
我从未为父亲流过一次泪即使我的双眸有泪为孤苦伶仃的老人流...[详情]
在没有我、你、他没有时间、空间概念的时候还没有睁开眼睛哭...[详情]
站在巍峨天楼山巅一条条公路啊犹如巨龙缠绕群山珍州儿女啊挥...[详情]
你说,他是人还是魔鬼不要因为这样我们就在墙垣的角落哭泣秋...[详情]
从很早以前就听过你的名字内心有忍不住的呼喊呼喊着靠近我靠...[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