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州诗社网站欢迎大家的光临!~~~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社方阵 > 内容页

七个键(组诗)

时间:2015年07月20日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李森林点击:
1 弹出第一个颤音 你从远方赶来 平静的湖面天鹅在跳舞 我躺在黑白的琴键上 就像躺在你温柔的瞳仁里 春风在我的耳边诉说这似水流年 我的希望 像C大调那样的明亮 2 奏响第二个单音 孤雁飞往失火的天堂 我站在废墟下 等

1

弹出第一个颤音

你从远方赶来

平静的湖面天鹅在跳舞

我躺在黑白的琴键上

就像躺在你温柔的瞳仁里

春风在我的耳边诉说这似水流年

我的希望

C大调那样的明亮

2

奏响第二个单音

孤雁飞往失火的天堂

我站在废墟下

等待这一场伟大的诀别

蚂蚁向疾驰而来的火车敬礼

躲闪不及的风

被撕成粉碎

我再也找不到一片

完整的青春

3

弹响第三个单音

我离故乡已经很远

我不敢再回头

我怕看到在风中等待的白发

我害怕听到月亮下清笛的相思

我背起行囊

在这个夜晚我牵着影子的手

忧伤的上路

 

4

弹出第四个滑音

我的脚步再也没有那样的稳健

钟声还在敲打着我的无眠

我站在岸边

梦想能等到为我归航的船

一声叹息

寂寞的海岸线

割断了我真切而完整的希望

 

5

奏响第五个单音

女孩在鲜花中安详的睡去

给她换上一袭白衣

给她带上水晶珠链

给她挽一个美丽的蝴蝶结

 

叶子遮掩了最后的伤悲

火把已经熄灭

我的姑娘已经睡去

诗人的文字

G小调那样的抒情

 

6

弹出第六个波音

我已经是泪流满面

这最后的的旅程

就像A小调那样的缠绵

下一个路口

你就可以看见雨中昏暗的灯

匆匆的行人

已经忘记了怎样去忧伤

这最后的一次紧握

再也无法回味

 

7

这最后的一个音

犹如潮水在我心中上涌

故事虽然已经结束

但是我还不能草草收场

站在高处

已经没有风    也不觉得冷

给我一把辣椒

让我痛快的泪流满面

我向麦子招手

麦子又一次把我多情的收留

故事虽不生动

但是最后的一次婉约还算圆满

 

8

弹完了七个键

也就弹完了我所有的喜怒哀乐

我的人生

没有诗人笔下浪漫的诗行

我的梦

没有夜莺乐章中动人的片段

弹完了七个键

我又要在雨中告别  寻梦

女孩的头发

是我一生的蝴蝶花

......

父亲的咳嗽

 

夜深了
父亲的呼噜声
依然击打着
不安分的蚊帐
思念
就象父亲的头发
一丝丝的脱落
落得让人直掉眼泪

 

拐杖
成了父亲的妻
坚实的脚印
变成了落魄的三角
光滑的身躯
遮掩不住的寂寞
生活的感悟
是那一道道的痕
就象父亲那深深的皱纹

父亲在我的面前
更加的委琐
失神的眼
象母亲坟前的烛火
那样的昏黄
父亲的驼背
好象一座大山
压得他更加的卑微
我的面前
是那一望无际的沙漠
没有绿洲的沙漠
我无法穿越
无法看透

父亲
越来越沉默
每一个夜晚
他都会在母亲的墓前
坐上片刻
点起一管旱烟
吧叽吧叽
忽明忽暗的火光
父亲的脸
更加的模糊
父亲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
火光更暗了
父亲的头巾
遮住了他的眼

父亲在睡梦中
一直在咳嗽
我起身
给父亲倒了一杯水
递到他那枯枝似的手
他抬起头
看了我一眼
干瘪的嘴唇动了一下
就象老房屋里那年久失修的钟
我转过身
眼泪变成滂沱大雨
顿时淹没我坚硬无比的心

故乡的河流
早已经干涸
那沧桑丑陋的河床
盛不下父亲的哀伤
这个夜很漫长
父亲一直在咳嗽
父亲
父亲

那一弯月
悄悄的躲进云层
我知道
那是你落寞的眼
父亲
父亲
明天我们一起回去
回到我们自己的田地

 

十月(组诗)

 

镰刀


镰刀还挂在旗帜上
生锈的麦穗
已经悄悄离去
河流低下自己湿漉漉的头
太阳的光芒
依旧是那样的威严
我一抬头
看见了黑子
我开始怀疑永恒
也开始怀疑真理


风吹直了自己的身子
浅薄的岁月
怎么能承受历史之重
长城和皇帝一起被抬上桌子
一个藏掖着屈辱和子弹
一个永垂不朽的微笑
风拉近所有人的距离
你可以看见他的伟大
也可以看见他的猥琐
头发
隐藏了所有的真相
风继续吹
旗帜迎风飘扬
万岁!

红旗下的蛋


我们都是红旗下的蛋
天生营养不良
公鸡并没有时常光临
我们这批流水线
注定过失
我的父亲是公鸡
红旗什么时候
插在在我的头上
我的头盔
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坚强
母亲早已落荒而逃
我从此相信
我们都是红旗的蛋
一群笨蛋


十月


十月的天空
忽然变得很庄重
我再也不敢
象平常那样的随便开玩笑
我和他们一样的虔诚
虔诚得失去了自己的信仰
我和他们一起欢呼
我和他们一起挥手
我和他们一起作秀
我和他们一起聆听
山中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大地在哭泣


船已经太破旧
怎么能承载太阳
下一场暴雨吧
再来一个巨大的浪
船就可以在你我的眼皮底下
缓缓下沉
所有的历史可以重写
所有的历史都可以想象
所有的历史都可以改变
我站在岸边
托起十月的太阳
又冷又热
我的眼
再也看不见光芒

 

 

天才与疯子

 

我在大山深处找到失落已久的笔

在你的乳房上画了一座房屋

房屋升起了袅袅的炊烟

我决定停止无止境的漂泊

在这里安居乐业

 

 

树倒在雨的怀抱

沉重的头压坏了我的脚

血流进我的鼻孔

变成可爱的毛毛虫

树没有留下一句遗言

参加葬礼的鸟兽

在悲伤的气氛里拿走自己所要的

死去的树

到最后变得赤裸裸

是谁在指责我的不道德

 

我应该听西风的话

我还是该回到山的那一边

把你给我的火种

埋在土里

等待明年破土重生

 

我在文明与野蛮的夹缝中穿梭

我用最后一张枯叶

遮住我的太阳

我的眼睛

变成一双高跟鞋

钉在墙上

像一个老处女

守着不属于自己的日年

 

我穿上黑色的旗袍

把我的长发挽成一个髻

骑上高头大马

向远方奔去

太阳下

我微笑如花

 

我把自己的诗歌

送给你的乳房

我站在河边

可以遥望

可以追忆

我把自己的诗歌

送给自己

这是我最后的葬礼

 

 

我的亲人

别在我的葬礼后

再争论不休

我已经和大地一起

闭上眼睛

你们不用诅咒黑夜

黑夜也曾经正大光明

 

我走在你的后面

我没有告诉你

前方正在下雨

我打着油纸伞

在你的眼帘中散去

.....

 

送我一对乳房

我不要刺刀和头盔

送我一双眼睛

让我从此安宁

.......

相关文章: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经有 人表态:

已有 人参与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秋天里与一只蝴蝶相遇去年的枫叶染红了整个秋天一只美丽的蝴...[详情]
《独立》主编发星撰文扫描当下重要民刊致信全国民刊主编200...[详情]
为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深圳读书月组委会和深圳报业集团...[详情]
孤山最先认识你是在一首唐诗那时天气咋暖还寒几只莺站在向阳...[详情]
我是一口小小的山塘沉默山坳为把大地守望你是山岚缭绕吻过我...[详情]
我从未为父亲流过一次泪即使我的双眸有泪为孤苦伶仃的老人流...[详情]
在没有我、你、他没有时间、空间概念的时候还没有睁开眼睛哭...[详情]
站在巍峨天楼山巅一条条公路啊犹如巨龙缠绕群山珍州儿女啊挥...[详情]
你说,他是人还是魔鬼不要因为这样我们就在墙垣的角落哭泣秋...[详情]
从很早以前就听过你的名字内心有忍不住的呼喊呼喊着靠近我靠...[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