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州诗社网站欢迎大家的光临!~~~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社方阵 > 内容页

吴彬诗七首

时间:2015年07月20日来源:本站原创作者:吴彬点击:
错过 那绿树与白花的篱前 静躺着一条羊肠小径 在这悠长悠长雨季里 它被雨水冲洗得泥泞不堪 又被雨水打扫得干干净净 而走过这条小径的路人 却在这条似曾相识的路遥上 总是曾经那样轻易地 轻易地挥手别离 五月 1 亲

错过

 

那绿树与白花的篱前

静躺着一条羊肠小径

在这悠长悠长雨季里

它被雨水冲洗得泥泞不堪

又被雨水打扫得干干净净

而走过这条小径的路人

却在这条似曾相识的路遥上

总是曾经那样轻易地

轻易地  挥手别离

 

五月

 

1

亲爱的  请相信

关于我初来的信息

芙蓉千朵

是我遣来的使节

 

2

你常静默在雨中

在芳菲凋零后的雨季

你悲  或是喜

我都陪你度过

每一个永昼  

与漫漫黑夜

 

3

你若愿意记忆

就让我把所有的田园诗情

都将裸露出来

让你贪婪地寻觅

 

4

仿佛前世的约定

你在初夏阳光的午后

走过我  走进我的心灵

就让清风把芙蓉的馨香

都寄给你吧

 

5

灯火阑珊  人群散尽

原野  芳草离离

关于我的秘密

只容许你与情人来偷听

 

6

当我悄然离去

不见踪迹

在你灵魂深处

是否还有

关于五月的故事

五月的历史

 

 

屈原之恋

淫雨霏霏,浊水滔滔 

我形单影只 

悄立在汩罗江畔 

雨滴凝结我的发梢 

泪水湿透我的长袍 

在那荒凉凄清的江岸 

手指九天,哀号太息 



身后是来自咸阳城的虎狼 

眼前是横亘着的茫茫大江 

头上是那庸俗黑暗的庙堂 

足下是满目疮痍的荆楚故乡 

我曾为高阳之苗裔 

展翅寰宇的凤凰 

而今,可怜草木零落 ,英雄迟暮 

只可怜世人皆醉,举世混浊 



我独自一人 

在汩罗江岸,悱恻、徘徊、彷徨 

淫雨淋湿了我鬓发 

泪水浸渍了我面庞 

我仰头无奈去问天 

可苍天遗我以缄默,迷茫 

唯有恸哭,悼念国殇 

我俯首向河伯求渡 

它却泛起无边的骇浪 

我唯有流涕,痛感无望涉江

回顾那遥远的京畿 

只见山河破碎,我独自哀郢 

思念起倾城倾国的美人 

又怀想起久别的湘君 

却只剩下离骚注满灵魂 



我曾淹涕无尽的哀民 

在漫途奋勇殷勤地求索 

只是而今,唯我孤独地悄立于江畔 

冰雨淋湿了我的发髻 

苦泪浸染了我的衣衫 

只留下声声苍白无力的太息 

流连、回眸身后荒凉一片 

只有带着满腹离骚 

纵入眼前无情无尽的水面 

我的跫音,孤寂,沉缓,高亢...... 

它能否与我幽魂一道

永远回响在汩罗江畔? 

 

 

 

生命之泉—唱给春天

 

就是这股永保生命的泉水呵

他昼夜不息地奔流

穿越悠悠的时光隧道

他昼夜不息地奔流

消受尽无数的秋月春朝

他的歌声婉转悠扬

像一支芦笛的浅呤低唱

 

就是这股永保生命的泉水呵

他昼夜不息地奔流

流经大千世界----

溪水奏起最抒情的乐章

百鸟献上最婉约的啼唱

群芳奉上最华美的妆奁

蜜蜂悄立在艳阳天的阳台

嗡嗡作爱的拜献

 

就是这股永保生命的泉水呵

他昼夜不息地奔流

流经田野----

老牛陪农夫发出原始的声响

他绕过芳甸----

少女让春风摆弄她华丽的裙裳

还有那无所事事的孩儿呢

生命之泉汨汨流进他心里

他们却在这生命的激流

做世间最无功利的游戏

 

就是这股永保生命的泉水呵

他昼夜不息地奔流、奔流

在高山与平原发出激越的喧响

以他亘古不变的情爱拥抱

无数个春日的繁荣时光

 

 

 

光·影

 

我已深深迷恋上  光与影

和谐的相投与辉映

只在邂逅的一刹那

便碰撞出爱的灵感

今宵  月华应如水

泻在婆娑的枝叶上

你即刻向月色回眸一笑

洒下一地唯美的剪影

 

哦  我爱

你是一袭如影的裙裳

为我挡住千年的风霜

 

逝去的岁月

 

假如

上帝赐给我二十年

把我送回金色的童年

我把那些光怪陆离的梦

写在三月飞扬的纸鸢

让那些纯白静美的童谣

挽留住悄然逝去的流年

 

假如让我回到二十年前

那个似花似梦的童年

定要在樱花烂漫的季节

以我纤手种下一棵树苗

看它二十年后春光无限

在无数个悠长的夏夜

静默地悄望星群

将幼稚的夙愿  寄予

流星一刹那的芳华

更会不知疲倦地投入

母亲的怀抱

永远在她爱的激流里

低回  流连

 

可是啊___

无论我如何想梦回过去

这时光的流水一刻也

不曾重返

跫音也似未响

只留下岁月在脸上雕刻的

沧桑时光

 

谜题

 

不是所有的梦境

都会成现实

不是所有的黑夜

都将成明天

 

人生确有太多太多的

谜题

恰若寒蛩的身影

在猎猎西风中销匿

在暮秋霜雾里隐藏

种种无端的情节

往往不知晓原由

发端 与道别的戏剧

一如你我 不明白

过去 今日 亦不能预知

明天

相关文章: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经有 人表态:

已有 人参与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秋天里与一只蝴蝶相遇去年的枫叶染红了整个秋天一只美丽的蝴...[详情]
《独立》主编发星撰文扫描当下重要民刊致信全国民刊主编200...[详情]
为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深圳读书月组委会和深圳报业集团...[详情]
孤山最先认识你是在一首唐诗那时天气咋暖还寒几只莺站在向阳...[详情]
我是一口小小的山塘沉默山坳为把大地守望你是山岚缭绕吻过我...[详情]
我从未为父亲流过一次泪即使我的双眸有泪为孤苦伶仃的老人流...[详情]
在没有我、你、他没有时间、空间概念的时候还没有睁开眼睛哭...[详情]
站在巍峨天楼山巅一条条公路啊犹如巨龙缠绕群山珍州儿女啊挥...[详情]
你说,他是人还是魔鬼不要因为这样我们就在墙垣的角落哭泣秋...[详情]
从很早以前就听过你的名字内心有忍不住的呼喊呼喊着靠近我靠...[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