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州诗社网站欢迎大家的光临!~~~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下诗选 > 内容页

三十年三十首诗之:第二十首第三十首

时间:2015年07月20日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李天靖点击:
为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深圳读书月组委会和深圳报业集团主办,晶报和深圳书城承办的“改革开放30年30首诗”评选活动揭晓,深圳晚报特别刊登了这30首诗的名单和入选理由及作品赏析。现予以连载,供学习参考。

   为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深圳读书月组委会和深圳报业集团主办,晶报和深圳书城承办的“改革开放30年30首诗”评选活动揭晓,深圳晚报特别刊登了这30首诗的名单和入选理由及作品赏析。现予以连载,供学习参考。稿件均转自闫海育博客,向博主致谢。

 

 

第二十九首:翟永明《女人》

入选理由:缤纷的,锐利的女性诗歌代表作

 

《女人》(组诗选四)

 

        《渴  望》

今晚所有的光只为你照亮

今晚你是一小块殖民地

久久停留,忧郁从你身体内

渗出,带着细腻的水滴

 

月亮像一团光洁芬芳的肉体

酣睡,发出诱人的气息

两个白昼夹着一个夜晚

在它们之间,你黑色眼圈

保持着欣喜

 

怎样的喧嚣堆积成我的身体

无法安慰,感到有某种物体将形成

梦中的墙壁发黑

使你看见三角形泛滥的影子

全身每个毛孔都张开

不可捉摸的意义

星星在夜空毫无人性地闪耀

而你的眼睛装满

来自远古的悲哀和快意

 

带着心满意足的创痛

你优美的注视中,有着恶魔的力量

使这一刻,成为无法抹掉的记忆

 

        《母  亲》

无力到达的地方太多了,脚在疼痛,母亲,你没有

教会我在贪婪的朝霞中染上古老的哀愁。我的心只像你

 

你是我的母亲,我甚至是你的血液在黎明流出的

血泊中使你惊讶地看到你自己,你使我醒来

 

听到这世界的声音,你让我生下来,你让我与不幸构成

这世界的可怕的双胞胎。多年来,我已记不得今夜的哭声

 

那使你受孕的光芒,来得多么遥远,多么可疑,站在生与死

之间,你的眼睛拥有黑暗而进入脚底的阴影何等沉重

 

在你怀抱之中,我曾露出谜底似的笑容,有谁知道

你让我以童贞方式领悟一切,但我却无动于衷

 

我把这世界当作处女,难道我对着你发出的

爽朗的笑声没有燃烧起足够的夏季吗?没有?

 

我被遗弃在世上,只身一人,太阳的光线悲哀地

笼罩着我,当你俯身世界时是否知道你遗落了什么?

 

岁月把我放在磨子里,让我亲眼看见自己被碾碎

呵,母亲,当我终于变得沉默,你是否为之欣喜

 

没有人知道我是怎样不着边际地爱你,这秘密

来自你的一部分,我的眼睛像两个伤口痛苦地望着你

 

活着为了活着,我自取灭亡,以对抗亘古已久的爱

一块石头被抛弃,直到像骨髓一样风干,这世界

 

有了孤儿,使一切祝福暴露无遗,然而谁最清楚

凡在母亲手上站过的人,终会因诞生而死去

 

        《独  白》

我,一个狂想,充满深渊的魅力

偶然被你诞生。泥土和天空

二者合一,你把我叫作女人

并强化了我的身体

 

我是软得像水的白色羽毛体

你把我捧在手上,我就容纳这个世界

穿着肉体凡胎,在阳光下

我是如此眩目,是你难以置信

 

我是最温柔最懂事的女人

看穿一切却愿分担一切

渴望一个冬天,一个巨大的黑夜

以心为界,我想握住你的手

但在你的面前我的姿态就是一种惨败

 

当你走时,我的痛苦

要把我的心从口中呕出

用爱杀死你,这是谁的禁忌?

太阳为全世界升起!我只为了你

以最仇恨的柔情蜜意贯注你全身

从脚至顶,我有我的方式

 

一片呼救声,灵魂也能伸出手?

大海作为我的血液就能把我

高举到落日脚下,有谁记得我?

但我所记得的,绝不仅仅是一生

 

        《生  命》

你要尽量保持平静

一阵呕吐似的情节

把它的弧形光悬在空中

而我一无所求

 

身体波澜般起伏

仿佛抵抗整个世界的侵入

把它交给你

这样富有危机的生命、不肯放松的生命

对每天的屠杀视而不见

可怕地从哪一颗星球移来?

液体在陆地放纵,不肯消失

什么样的气流吸进了天空?

这样膨胀的礼物,这么小的宇宙

驻扎着阴沉的力量

一切正在消失,一切透明

但我最秘密的血液被公开

是谁威胁我?

比黑夜更有力地总结人们

在我身体内隐藏着的永恒之物?

 

热烘烘的夜飞翔着泪珠

毫无人性的器皿使空气变冷

死亡盖着我

死亡也经不起贯穿一切的疼痛

但不要打搅那张毫无生气的脸

又害怕,又着迷,而房间正在变黑

白昼曾是我身上的一部分,现在被取走

橙红灯在我头顶向我凝视

它正凝视这世上最恐怖的内容

 

【赏析】

 当我想就这部长达二十首的组诗说些什么的时候,我意识到我正在试图谈论所谓女性诗歌

 男女肯定不止是一种性别之分。因此,女性诗歌所涉及的也决非单纯是性别问题。并不是女性诗人所写的诗歌便是女性诗歌;恰恰相反,在一个远非公正而又更多地由男性主宰的世界上,女性诗人似乎更不容易找到自我,或者说,更容易丧失自我。我们已经一再看到这样的女诗人:她们或者固守传统美学为她们划定的某些表面风格,诸如温柔、细腻、委婉、感伤这类;或者竭力摹仿某些已经成名的男诗人;或者在一种激烈的自我反抗中,追逐某种与自己的本性并不契合的男性气质。在所有这些情况下,她们都自觉不自觉地按照某种男性设计的价值法则行事,从而表明自己不能摆脱现实和文化的历史性附庸地位。

 女性诗人所先天居于的这种劣势构成了其命运的一部分。而真正的女性诗歌正是在反抗和应对这种命运的过程中形成的。追求个性解放以打破传统的女性道德规范,摈弃社会所长期分派的某种既定角色,只是其初步的意识形态;回到和深入女性自身,基于独特的生命体验所获具的人性浓度而建立起全面的自主自立意识,才是其充分实现。真正的女性诗歌不仅意味着对被男性成见所长期遮蔽的别一世界的提示,而且意味着已成的世界秩序被重新阐释和重新创造的可能。在我国,形成女性诗歌的可能性是随着五四前后民主主义运动的开展而获得的。尽管如此,迄今为止我们很少看到充分意义上的女性诗歌。此一现象当然不构成对现实生活中女性的政治和经济地位业已得到广泛改善这一基本事实的否定,却反映出她们在精神上获取真正独立的艰难。这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然而归根结底,女性诗歌的形成不是一两个人可以孤立创造的文化奇迹,而是一种历史现象。翟永明的这个组诗出现于文革后又历经动荡而终于稳步走向开放的19841985年间,正透露出某种深远的消息。

《女人》中很少那种通常的女性诗人的温情和感伤。而造成这一特色的,与其说是作者的个人性格,不如说是某种命运感的渗透:

 穿黑裙的女人夤夜而来/她秘密的一瞥使我精疲力竭 (《预感》)

 温情产生于认同世界的时刻;感伤则出自对理想的软弱的偏执,二者皆烟散于命运的黑衣使者那秘密的一瞥。这意味深长的一瞥是如此地富于威慑力,以至刹那间完全被某种毁灭的预感所充满,丧失了一切意志而精疲力竭。这里似乎存在着某种残酷的默契。在这种默契中结局已经被事先设定,可供选择的只是达到结局的方式和途径而已。

 可以从一个方面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女性特有的变态心理;另一方面,作者正是经由它折射出女性所曾历史地面临、并仍在不断面随的现实命运,尤其是精神上的现实命运。《女人》从一开始就抛开了一切有关自身和命运的美丽幻觉和谎言。这一点使得它几乎是迳直切进了女性的内心深处,并且在那里寻求与命运抗争的支点。因此,精疲力竭。而尖锐的对峙和紧张的反抗即已蕴涵其中:

 默默冷笑、承受鞭打似地/承受这片天空,比肉体更光滑/比金属更冰冷…… (《瞬间》)

 这里,无论是对诗还是反抗的方式都足以令人颤栗。这是一种典型的虐和受虐的方式!天空这一在全诗中反复出现的意象,弥漫性地象征着那无从摆脱又高高凌驾的命运压迫(类似的意象还有一只手,它作为暗中操纵和定夺的最终主宰而给全诗带来了一种强烈的不安全和不稳定感)。于此之下,承受似乎成了唯一可能的选择,而默默冷笑成了唯一可能的表达。但是,这一笑却赋予了双方的位置以某种微妙的相对性。倾斜的命运天平由于这致命的机枢触动而趋于某种平衡。作者因而有可能获得一个瞬间。这是一个被以往所有岁月劫持的瞬间,同时又是一个足以挽回所有被劫持的以往岁月的瞬间。

 于是有所谓黑夜的创造。使我们诧异的是,在这场独特的东方式的以柔克刚的命运之战中,从一开始就精疲力竭,此时竟变得如此自信和强大,以致不但宣称唯有我/在濒临破晓时听到滴答声”(《瞬间》),而且宣称我目睹了世界/因此,我创造黑夜使人类幸免于难”(《世界》)。在这种神秘的先知、崇高的母性和妄诞的救世思想混合创造的奇迹之下,是否还隐藏着更深一层的悲哀?阿Q式的不得不诉诸臆想的悲哀?尽管如此,与作者所创造的黑夜一起到来的不是虚无,而且充实。有这一点也就足够了。

 但事实上作者的本意远为宏大。她并不想仅仅停留于与现实命运作上述微妙的精神游戏。在为组诗撰写的类似自序的短文中,她把所谓黑夜意识称之为一个个人与宇宙的内在意识;她接着从女性独特的角度阐释道:每个女人都面对自己的深渊——不断泯灭和不断认可的私心痛楚与经验……这是最初的黑夜,它升起时带领我们进入全新的、一个有着特殊布局和角度的、只属于女性的世界。”“它是黑暗,也是无声地燃烧着的欲念。它是人类最初也是最后的本性。就是它,周身体现出整个世界的女性美,最终成为全体生命的一个契合

 因此,创造黑夜意味着在更深刻的意义上达到对宇宙和人类本体的亲近,意味着女性在人类永恒的精神历程中可能做出的独特贡献。以柔克刚的东方辩证法在这里得到了更高的体现。

 我是软得象水的白色羽毛体/你把我捧在手上,我就容纳这个世界/穿着肉体凡胎,在阳光下/我是如此眩目,使你难以置信。 (《独白》)

 在这篇短文中我不打算对作者的上述意图以及《女人》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这一意图进行全面的评价,而只希望请读者注意到意图本身。如果说作为与外部的现实命运相抗衡的支点,它不可能不是虚幻的话(说到底,物质的力量只能通过物质来摧毁),那么,在一个远为深邃复杂的内部精神现实中,它却依靠自身建立起了真正的主体性。而在我看来,这正是充分意义上的女性诗歌所具有的重要标志。

 作为一个完整的精神历程的呈现,《女人》事实上致力于创造一个现代东方女性的神话:以反抗命运始,以包容命运终。黑夜的真义亦即在此。黑夜使白昼那过于明晰因而被无情切割和抑制的一切回复到混沌状态,却又不会遗漏任何一个真实的环节,因而更具有整体性;况且对于敏感到多少有点神经质的女性来说,黑夜无疑是更适合于她们灵魂飞翔的所在。毫不奇怪,这黑夜史诞生的有关黑夜的神话更多地是以预感、臆想、渴望、夜境、憧憬乃至噩梦等等作为集合经验的契机和依托的:

 ……我在梦中目空一切/轻轻地走来/受孕于天空/……就这样/世界闯进了我的身体/使我惊慌,使我迷惑,使我感到某种程度的狂喜 (《世界》)

在《母亲》中,作者再次借用有关女性受孕的原始神话,以表达对所来无由的迷茫困惑并暗示命运的代代相袭:

 那使你受孕的光芒,来得多么遥远,多么可疑,站在生与死/之间,你的眼睛拥有黑暗而进入脚底的阴影何等沉重,而新的女性神话就从这黑暗阴影中诞生!《女人》中反复使用某种创世和先知者的口吻,并非出于狂妄和虚荣,而正是出于对这一使命的深刻自觉;某种巫术氛围的笼罩也并非意在故弄玄虚,而正是创造神话的自然产物。

 所有这些都不仅造成了这首诗强烈的超现实效果,而且带来了浓重的东方色彩。作者的艺术追求显然很大程度上受到例如塞尔维亚·普拉斯等西方女诗人的启发和影响。诸如《母亲》中那种深挚的沉痛、《独白》中那种刻骨的疯狂和《沉默》中那种不动声色的近乎残忍的死亡礼赞,确也表明女性诗歌作为一种世界现象所可能产生的内在沟通和普遍性联系。但是从根本上说,每一个女诗人只能依据于她独特的生存状况和文化背景写作。正因为如此,她人才彼此无可替代。《噩梦》中的你整个是充满了堕落颜色的梦/你在早上出现,使天空生了锈/使大地在你脚下卑微地转动明显参照了普拉斯我整个是一朵巨大的茶花/生长,来了,去了,红晕衬托着红晕的诗意和句式,但是,还有比这两节诗更能彰著地标明两种根本不同的生存感受和自下而上姿态的区别吗?另一首《边缘》与普拉斯那首著名的《边缘》同名,我很怀疑前者是故意参照了后者,以期造成强烈的对比效果写成的。有兴趣的读者不妨找来参看。

 需要经过细读对《女人》进行更具体的本文分析。而作为总体评价,毋宁说它更多地启示了一种新的诗歌意识。随着时间的推移,《女人》将越来越表明它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精神事件。如果说翟永明是通过创造黑夜而参与了女性诗歌的话,那么可以期待,女性诗歌将通过她而进一步从黑夜走向白昼。         (佚  名)

 

 

 

第三十首:张枣《镜中》

入选理由:直接绕过新诗的初唐阶段,直抵宋词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涩。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赏析】

 题为《镜中》让人玩味不已,所写之事,当曾是惊鸿照影来的往事了。

 从第三行开始,从眼中看她的情景,过目不忘: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危险的事固然美丽不如看她骑马归来/面颊温暖/羞惭,低下了头,回答皇帝——那当时的初恋了——这一面镜子,是不是自喻来着——因为永远等候她,在一面镜子里。

 上述诗句中两个动词就暗藏着解读这《镜子》的秘密。

 还有守望的经历:让她坐在镜中常坐的地方/望着窗外。最后两行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南山与全诗的开头两句照应,这后悔的疼痛,连梅花便落下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在诗人笔下却成了因果的关系,令人遐想。

 全诗的关键点,在于作者以人喻物,知道这一点以后,也就不难解读全诗——诗人后悔对所爱的人不敢追求;这是男人常常有的经历,爱一个女人,却畏葸不前;当知道名花有主了,又后悔不迭,以致伤怀——“梅花便落满南山

 故杜甫诗云: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当是另解了。  (李天靖)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经有 人表态:

已有 人参与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秋天里与一只蝴蝶相遇去年的枫叶染红了整个秋天一只美丽的蝴...[详情]
《独立》主编发星撰文扫描当下重要民刊致信全国民刊主编200...[详情]
为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深圳读书月组委会和深圳报业集团...[详情]
孤山最先认识你是在一首唐诗那时天气咋暖还寒几只莺站在向阳...[详情]
我是一口小小的山塘沉默山坳为把大地守望你是山岚缭绕吻过我...[详情]
我从未为父亲流过一次泪即使我的双眸有泪为孤苦伶仃的老人流...[详情]
在没有我、你、他没有时间、空间概念的时候还没有睁开眼睛哭...[详情]
站在巍峨天楼山巅一条条公路啊犹如巨龙缠绕群山珍州儿女啊挥...[详情]
你说,他是人还是魔鬼不要因为这样我们就在墙垣的角落哭泣秋...[详情]
从很早以前就听过你的名字内心有忍不住的呼喊呼喊着靠近我靠...[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