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州诗社网站欢迎大家的光临!~~~

当前位置: 首页 > 拓荒之旅 > 内容页

刘礼贵诗选

时间:2012年03月02日来源:本站原创作者:刘礼贵点击:
刘礼贵诗选 /刘礼贵 刘礼贵,男,汉族,出生于正安县安场镇,现年70岁,退休中学高级语文教师,贵州省作协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开始从事诗歌创作,七十年代末期与刘大林、陈智武等人组

刘礼贵诗选

/刘礼贵

刘礼贵,男,汉族,出生于正安县安场镇,现年70岁,退休中学高级语文教师,贵州省作协会员,贵州省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开始从事诗歌创作,七十年代末期与刘大林、陈智武等人组成民间诗歌团体,参与创办文学刊物《蜜乡》,作品在国内各级文学刊物上均有发表,诗风淳朴、自然、厚重,有平民坚实的存在感和知识者深沉的道德感。其在正安从事教育工作期间培养了为数众多的诗歌青年,实为正安现代诗歌创作的开拓者之一。其文学创作涉及诗歌、散文、小说、戏剧、报告文学等体裁,出版有诗歌集《浅草》、散文集《蜜路》、长篇小说《风云恋歌》。

 

   杏林寨

 

走进杏林寨,

推窗见白岩。

白岩曾送我出征,

番番入梦来!

 

那年杏花开,

山乡庆土改。

城里来了放映队,

我还个子矮—

跪着板凳看幻灯,

乐的直喝采!

 

莫怪我土气,

山里人,头回开眼界!

人散兴未散—

依窗口,半托腮;

文本框: 拓荒之旅 夜半痴痴入梦乡,

少顷又笑醒来—

原来是:高高白岩化银幕,

明月接我去剪裁……

 

杏花飞红雨,

放映队又来。

社长话才讲一半,

我就催他不要捱。

情切切,想把幻灯看,

哪知道,电影更精彩!

 

我把美梦留杏林,

梦绕白岩三十载。

又逢杏花开,

我回山乡来。

杏林寨里新一代—

指白岩,叫我猜!

 

莫非山乡新长征,

白岩挺胸站头排?

呵,岩顶巍巍立一座,

电视转播台!

喜泪涌,心花开,

杏林变得这般快!

美梦织进了荧光屏,

挽着电子描未来!

——1978年《贵州日报》

 

羊角号又响了

 

哦,羊角号又响了:

呜嘟、呜嘟、呜嘟……

一声声,

响在桃花深处!

 

哦,串串欢悦的音符,

叩开了家家门户;

一只只蹦跳的猪崽

忙煞了阉猪师傅!

 

忙了东家忙西家,

末了,恢谐地道一句祝福。

回想“割尾巴”那阵,

你像影子,贴着墙根走路!

 

哦,羊角号又响了:

呜嘟、呜嘟、呜嘟……

一声声,

震落桃林花露!

——1980春《贵州日报》

文本框: 拓荒之旅  


访杏林公社

 

杏花雨,轻轻洒

亲着脸颊,湿了衣褂。

眼望雨中山,

正迷路发岔!

 

轰隆隆……拖拉机来了!

招手就停下。

司机探头问:

“同志,去哪?”

 

“杏林访书记—

你可认识他?“

“呵——同路,上吧,

找老张,做啥?“

 

“公社他那一班人,

个个会把铁牛驾……“

“以往嘴上谈机耕,

今日哩,步子也不大!“

 

细品味,明白了—

为啥偏说谦虚话!

雨中红杏花隐隐,

到了杏林坝……

——1981 《苗岭》

 

我在梦中朗诵诗

 

我在梦中朗诵诗

听众有我的父亲

我的母亲

我的儿子

手捧薄薄的诗集

翻开扉页

我朗读了诗集的序

朗读时  我瞄了父亲一眼

从没见过老人家如此和颜悦色

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序的末尾有个字认不得

正要叫儿子查查字典

我醒了

 

父亲是生活困难的岁月离开的

临终时我不在身边

别说听我朗诵诗

就是一声爸爸的呼喊

也没听到

感谢这个梦

文本框: 拓荒之旅 我在梦中给父亲母亲朗诵诗

像是一种补赏

201061凌晨雨声中

 

红岩天书

 

三十个赤字

 大的如斗  小的如升

 凸凹在关岭晒甲山浅红的悬崖断壁

 七百年野草黄了又绿

一茬茬的饱学之士

仰酸了脖子

难识天书真面目

 

是殷高宗伐鬼方的碑铭

还是诸葛亮南征的笔记

是大禹治水的图章

还是苗夷民族的文字

然而

都不可能是

 

说它是土著先民的岩画

也许接近了真理

工程师林国恩另有考证

说它是明朝建文帝的伐燕昭檄

然而

一百万的破译赏金

至今无人过问   

201061

 

茶马古道的井水

 

陡峭陡峭的茶马古道

逶迤在关岭古城墙两侧的密林里

一级一级的石阶

似在体验喧闹后的冷清

野草从石缝里探出身来

掩不住马蹄吻过汗水亲过的光华

 

静静的茶马古道

走着我们一家六口

中学教师  大学教授  少先队员

阳光很好  山风很好  兴致很好

我们去寻找古道旁的水井

要美美地喝上几口

 

感谢苗家姑娘的指点

文本框: 拓荒之旅 那口井款待了我们

那清凉的井水啊

三国时南征的蜀军将士喝过

抗战时西南联大的师生喝过

贩茶赶马帮的汉子喝过   

赶场的布依族苗族乡亲喝过

今天  我们全家喝过

我在井边还捡了这首诗

201062

相关文章: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经有 人表态:

已有 人参与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秋天里与一只蝴蝶相遇去年的枫叶染红了整个秋天一只美丽的蝴...[详情]
《独立》主编发星撰文扫描当下重要民刊致信全国民刊主编200...[详情]
为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深圳读书月组委会和深圳报业集团...[详情]
孤山最先认识你是在一首唐诗那时天气咋暖还寒几只莺站在向阳...[详情]
我是一口小小的山塘沉默山坳为把大地守望你是山岚缭绕吻过我...[详情]
我从未为父亲流过一次泪即使我的双眸有泪为孤苦伶仃的老人流...[详情]
在没有我、你、他没有时间、空间概念的时候还没有睁开眼睛哭...[详情]
站在巍峨天楼山巅一条条公路啊犹如巨龙缠绕群山珍州儿女啊挥...[详情]
你说,他是人还是魔鬼不要因为这样我们就在墙垣的角落哭泣秋...[详情]
从很早以前就听过你的名字内心有忍不住的呼喊呼喊着靠近我靠...[详情]